男生
追妞技巧
聊天技巧
搭讪技巧
约会必知
男生心理
识女秘籍
男孩发育
男生隐私
女生
追男技巧
防骗经验
认人知心
约会必备
女性心理
两性认知
女孩成长
隐私空间
两性
夫妻生活
两性养生
不孕不育
隐私话题
情感夜话
健康生活
成长必知
识男辨女
综合资讯
温馨家庭
夫妻情感
子女成长
伤感美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女生 > 追男技巧 >

全网最强最全女生追男生技巧攻略实例分享

时间:2018-01-29 08:56来源:未知 作者:追呢网 点击:
说到追男生,可能在以前很少有人需要,受传统观念影响,中国女孩自古以来比较内向,但随着社会发展,越来越多的女孩为了自己的幸福大胆去追求自己喜欢的男生或男人,今天我们就分享出搜索到的各种技巧经验和实例给大家! 先来看一下一个经验主义者的说法:追
 
说到追男生,可能在以前很少有人需要,受传统观念影响,中国女孩自古以来比较内向,但随着社会发展,越来越多的女孩为了自己的幸福大胆去追求自己喜欢的男生或男人,今天我们就分享出搜索到的各种技巧经验和实例给大家!
 
先来看一下一个经验主义者的说法:追男人我有经验啊。从小到大认识的男人全是自己追来的。
 
所谓追,就是给男人他想要的东西,或者让男人知道,你想要的东西我这里有。每个男人要的东西不一样,有的男人需要理解,有的男人需要宠爱,有的男人需要鼓励,有的男人需要自由,那怎么追,先要看男人是什么类型的人。
大男子主义的,多请教,多欣赏,多赞同,多赞美;花花公子型的,欲擒故纵,聊天的时候嘴巴可以毒一点,幽默一点,对他的各路情史表示轻蔑和不在乎;
心智还不那么成熟的,就阳光、可爱,活泼,好动,一起爬山,一起打牌,一起喝酒,一起开玩笑。
还有一些是有共性的经验:1、学会夸奖对方。夸要夸到点子上,要显的你懂行,但又比他低那么一点点。
2、独立自主,拿的起放不下:那些说追男人没有好结果的,无非就是追一个人的时候要死要活,一句话一句话的琢磨,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纠结,最后自己心态坏掉了。追男人就好比打广告一样,创意要好,对自己要有信心,那最后,不要太计较这广告打出去有没有人来买。吃饭聊天,都随意一点,透露对方你很优秀,我在你这里排个队,有想法考虑考虑我就行了。男人一时做不了决定,那就侯着,继续开朗大方地对待他——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3、千万不要把自己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觉得我都喜欢你了,你喜欢我一下会死嘛。放轻松轻松又轻松,所以的追求,都在玩到一起为起点,学会察颜观色,不要靠蛮力和苦情戏,买卖不成仁义在。男人没有好奇心的时候,就时不时去逗,逗完了他没有好奇心,那就当啥都没发生,等男人有了好奇心靠近了,和你暧昧了,主动聊天了,就。。。差不多了。
4、不要急,不要急,不要急,永远一副我喜欢你,你自己看着办吧的态度。
5、多几个异性朋友——最好是花花公子那类型的,他们做男朋友费心,做朋友挺好。我不得不说,有时候追男人郁闷了,回去和狗头军师们喝一顿,骂几句娘,对调节心情大有好处。如果是女的,会钻牛角尖的。。。
 
 
这个我真是得心应手!反正我看上的男生,最后都能弄到手!而且人家都不觉得是我倒追的!也没人教过我,也许是天生就会吧。
 
举例子说明吧,现任是我开学第一眼就看上了的,长相身高气质完全就是我的菜,我当时就心想一定要拿下这家伙!他是天蝎男,脾气腹黑傲娇暴躁,体育啊人际交往啊学习啊各方面能力都很出色,从没见他和哪个女生走的近。我也算小有姿色,我们班好几个男生一开学就追我。他那时候是班长,明明有我电话,但是除了群发短信通知之外从不搭理我,在学校遇见了也只是冷淡的挥一下手。估计很多妹子跟人家变熟这第一步就不会了吧。
 
我采取的方法是装没心机大大咧咧,动不动就一个电话过去“班长网卡怎么办啊?”、“班长作业邮箱是什么”、“班长我找不到哪哪办公室,你去的时候叫我一起好么”,然后单独相处的时候就拼命找话题,但是一定要不露痕迹。我知识面还比较广,跟他聊体育电影小说什么的都能搭上话,很明显这么聊了几次,他对我就没那么冷淡了。然后这个时候需要一个契机,把你女生的特质表现出来,要不你们就只能朝着好基友的方向前进了。我的方式是把自己脆弱的一面在他面前展示出来,当然我平时的形象相当坚强阳光,要是平时就柔弱的小女生这么做估计反差效果不是很好。
 
那段时候压力有点大,家里也有点事情,有次在图书馆遇到他,快关馆的时候他问我走不走,我就跟他说能不能陪我坐一会,然后开始哭,能感觉到他当时都呆住了,我哭了一会就拉住他的袖子,然后慢慢靠过去,能感觉到他身体都僵硬了,然后过了一会他轻轻的在我背上拍了拍,我还是不动,他就很温柔的说“要关宿舍门了,往回去走吧”,我就松开他低头整理书包,然后感觉他在我头发上很轻很轻的摸了一下,往回走的时候他也一直在哄我开心。但是这时候还是不够的,如果表白的话十有八九死路一条,还会吓着他,表白这种事情最好还是叫男生来嘛。然后我约他出来吃饭,理由是谢谢他那天陪我,接着我找了个气氛很好的地方,我俩吃饭聊天的很开心。他可能觉得我性格好聊得来,同学一块出去玩的时候他都会叫我一起去,感情就逐渐升温了吧。其实这个时候他对我应该挺有好感的了,但是他太傲娇了,不逼他他是不会老实的。正好那时候我们班有个男生追我追的很猛烈,他问过我对人家感觉怎么样,我就笑嘻嘻说一般吧不过单身也是单着,我再考虑考虑吧。很明显能看出来他不开心了,话里话外说过几次那男生和我不合适的事情,我都装听不出来。然后有次那男生给我发短信,被他看见了,他半天没理我,我还故作天真去问他是不是不舒服,他就爆发了,找了个小由头,叫我再也别找他。我吓了一跳,赶快哄他 ,他一甩手就走了,我发短信过去他也不回,我当时脾气也上来了,发短信过去说他神经病之类的,还说不理就不理,绝交好了,现在想想我俩真是好幼稚。第二天他估计觉得自己错了,打电话叫我吃饭,我说不吃就把电话压掉了。当时其实也想自己是不是该给人家台阶下,但是那时候气没消,而且我觉得我再喜欢他我也是有原则的,不能他给点好脸色就屁颠颠过去,这样就算以后在一起了,我的地位也会很低。
 
然后又过了一天,我好朋友打电话叫我吃饭,我就过去了,然后看见他站在旁边,我好朋友还说人家叫你吃饭你还不来,真是难伺候,人家平时多照顾你啊什么的。我没说话就一块吃饭去了,吃饭的时候还是没理他,吃完饭我好朋友有事情先走了,他就送我回寝室,走着走着他戳了我一下,我没反应,他就一下拉住我,我一看他眼圈已经红了,也吓了一大跳,因为他一贯都显得什么都不是很在乎的样子,从没想到他也会这样,就问他怎么了,还拍了他一下,他一把就把我抱住了,然后特别使劲的搂了一会才松开。至此我俩的地位就颠倒了,进入他苦追我节奏了哈哈哈哈哈。他还跟我说,知道我只把他当好朋友,但是他很喜欢我,希望能给他机会,我装模作样的矜持了一阵,才点头答应。
 
 
 
写了很多,都删了。只说最重要的一点吧,是心态。心态啊,就像数学课本上的那条定理。往往乍一读,好像懂了。一做题,咦,怎么好像又什么都不懂。或者说,这道题做对了,下道题还是不会。但心态对了,就像彻底明白那条定理,打通了任督二脉,能够举一反三,以不变应万变。-追的对象,是会变的。有的男生主动,有的男生害羞,战术上可能有些差异。但,正确的心态是不变的。那正确的心态是什么?我记得有句话很有趣,我找不到出处了。
 
大意是说: Power is about you not destroyed when being told you are not beloved.我意译一下就是:(正真的)力量,就是当你知道你不被爱的时候,内心依然保持从容。(我不知道语法和时态有没有错,求指正。ˊ_>ˋ)其实这句话,非常值得玩味。-很多男生女生会私信问我,喜欢上一个姑娘/男生该怎么办?
 
下一步该怎么做?如果你是因为没有什么经验,那很正常。人对自己不懂的东西总是有莫名的恐惧和担忧。但其实当你真正明白一个道理,一切都会变得很容易。那就是发自内心地承认一个事实:「 不被欣赏不被喜欢是很正常很正常的事情,并且,即使对方不喜欢你,你也是深知自己的价值所在,自己是一个值得被喜欢,值得被爱的人。」同时,你最好也明白的另一个事实是:「即使一个人喜欢上了你,ta说ta爱你,你也不必得意地以为可以爱到天长地久。因为这也不代表他明白你真正的价值,你最可贵的地方,最值得被喜欢的一面是什么。」ー当一个人真正地认识了自己,并且接受了自己的好与不好,才能真正地和自己达成妥协。从此外人的评价,再也不能轻易地左右你的情绪。是,我知道我不够白不够丰满不够聪明。可是我知道,我热情的灵魂是值得被爱的存在。ー这对追一个人,有什么用?因为内心从容,所以我不着急他的回应,我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节奏接近他。时而热情,时而冷漠。因为内心从容,所以他的反应不如我预期,我不会觉得尴尬失落难堪。一个人喜欢上另一个人,哪有这么容易,下次再约就好了呀。只要他还愿意见我,就多多在他面前出现。因为内心从容,所以我不会害怕主动约他出来,并且在出来玩的过程中,完全以一种放松的姿态享受和他共处的时光。如果你很别扭放不开,只会让两个人相处的时候也很别扭放不开,这样的约会又怎么会愉快呢。很多人想的是,我怎么样才能让ta喜欢上我?不,不是这样的。你应该想的是: 其实ta喜欢不喜欢我,不重要。我也不是非要得到他不可。最重要是,单纯地,不求结果地,享受和ta相处的时光。把自己美好的一面展示给他看,害羞地笑,微笑,哈哈大笑,生动活泼美好的女孩子总是让人发自内心地愉悦啊。最后,虽然很俗的样子,但你得尊重事实。那就是,请尽可能在还没建立关系的时候,按照直男的审美去打扮自己比较好。
 
当确定关系以后,你想怎么穿就怎么穿,因为你们达到一定亲密度之后,他会觉得你怎么穿都好看。但在此之前,该套路还请按套路来比较好。清纯柔美清新无公害有亲和力,亲测。
 
 
 
再来看一个:
 
 
与男神是校内BBS上认识的,慕其学识,时有请益;不过他的发帖口吻很端肃,叫我觉得有年纪了,像个师长的架势,不由地敬而远之。有一回提及我是茶社社长,他起了兴趣,说有活动通知他。我以为是客气话,没想到他还真来了。那是五月初的一天,是个没有风、空气黏腻、像裹了一层蜜的日子。社里约在校门口集合,我有点紧张,刻意收束着视线,人很近了才看到。
 
他身架高且宽,笔管条直,但又显得放松,仿佛这副好站相不是被规矩绷出来的,而是天生如此,用不着费劲。肤色和发色较一般人浅,在日光下明晃晃的,像荒漠里的盐湖。拎着一本书,大概刚从对街书店里出来。我伸出手去:师兄,幸会。他有个比例偏大的方下颌,鼻梁直挺,以至于蓝色半框眼镜滑下去了一截子,透过镜片垂目看了看我,然后也伸出手来。体温比我高。第一面没觉出他多么英俊,倒是意外的年轻。好言笑、能交际,完全是个少年人的风度。我发现自己在有意无意地拿捏自己的言行。这种表现欲真是久违了。结束以后我发消息给他:师兄原来你这么能说的,以后多来玩哦。等了半日他没有回。我也就冷却下来,忘掉了这件事。到了差不多五月底,突然有一天,周五或是周六,他发信来托我帮个忙。聊了好一会儿。最后他说:周一去你实验室讨论,顺便请你吃个饭吧。我开始期待,但并不急于兑现,生怕惊醒了自己。我停留着,享用这期待,它强烈而含混,如仲春夜里的花香。或许我是在期待自己将起的心跳声;像等候一头巨兽从地底苏醒。他大约是那家店的常客,老板娘的眼睛在我身上一转,取笑地望了望他,一阵甜美的窘迫令我微微发僵。我们不算熟,不过我对他的专业一直有兴趣,选修过他导师开的课,能找到些话引子。男神博学善辩,有问必答,词锋简利,态度和悦,只是不大体贴——老让我感觉自己很蠢。偶然讲了句聪明话得他肯定,便受宠若惊,像得了块怎么吮也不会小的糖。之后就经常聊天,乃至一聊一通宵。其实我长相乏善可陈,也就身材尚可(幸好这是个能穿热裤的季节;以色事人虽无荣誉感,倒也无耻辱感,好似我在使用自己的一把漂亮剪刀),才识阅历亦不足与男神并论,只能支着勤敏好问的学妹人设。在受欢迎的异性面前,过早暴露意图是个忌讳,因为他们对追求者习以为常,容易失去对你的好奇;或者更糟,轻视、反感、退缩、逃跑。较明智的做法是装作对他感兴趣的事感兴趣,而不是对他本人感兴趣。这个阶段我的判断是男神不讨厌我,但也仅止于此,拿我解个闷罢了。有一回我借东西给男神,他趿着拖鞋下楼,还提了袋垃圾。我递过东西,看他没有急着走的意思,脸皮一老,就问你晚上干嘛呢,他迟疑了下,说,没什么事。我趁势道那去酒吧玩呗,上次讲过要带我见识见识的。他又迟疑了下,时间稍长,垂头瞧了瞧自己的拖鞋:“去酒吧啊,好,等我上楼换条裤子……”当时如何兴奋已经模糊了,只记得一种隐秘的满足感:他将是第一个领我酒吧探险的人;由此,我偷偷地、永久性地与他发生了联系,仿佛偷偷地、永久性地占有了一部分的他。刚入夜,人不多,也不吵。驻唱还没开张,四下里像粗坯一般袒露着。男神熟稔地和小弟攀谈,我立在门边东张西望。他好笑又有点不耐烦的样子:“好奇宝宝。”一手端起桌上的蜡烛,低着头点烟。我忽然发现他有双凤眼,眼尾的弧度恰在好处。这么说似乎太戏剧性:但如今可以确认这正是一个肇始;像明月出云,将大地上的景物从黑暗里一一浮现。他的美自此变得越来越具体、越来越细节化、越来越丰裕。我说:“你啊出个门打火机也不带。”他抬眼朝我一看(大概我这嗔态做得唐突),没说什么又低下去了。我忽然就很高兴,得意洋洋,仿佛我们已经是能说这话的关系似的。我估摸男神对我起了男女之间的兴趣也在那一天,因为当我在桌子下面伸直了腿时,他上下掸了我两眼,问道:你有多高?
 
于是影影绰绰的暧昧升起来了;一次在他宿舍看电影,我对某个情节说了些什么,他大笑道:傻不傻啊,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也有试探性的话茬,但我接过来,他却不追击,轻轻搁下了;倒把我撂在半空,好一阵难堪。或是兴头上调笑几句,又自己倦怠起来:“睡吧,半夜三更的,跟陌生男人聊什么聊。”我晓得他并不真正动心:男神敏锐而富有经验,显然看得出我的心意,又非羞涩或犹疑不决的人。可惜我已经坠进烈酒一般的激情里,失掉了距离上的分寸。他随口说想吃羊肉串,我立刻从实验室冲出去买好了送到他楼下。他格外客套地道谢;脸上有一点尴尬,掩着隐约的戒备,好像接受的不是礼物而是威胁。我狼狈极了;他用彬彬有礼来表达疏远,并非为了敷衍虚饰、留些颜面,而是因为这样表达效果最好。那是一种明确的、尖锐的、毫不客气的客气。我几乎恼怒起来,索性破罐破摔,再三地贴上去搭讪;好比赌徒输红了眼,越输越赌,指望着一朝翻盘——直到全输光了。他终于连着两三天没搭理我。我又羞惭又痛苦,觉得自己像锃亮的银餐盘里一坨滑稽的烂山芋。想放弃,又没彻底死个明白,来来回回地推敲、猜度;这自我驱迫的苦役在爱情的诸般不幸之中,是唯一一种惹人生厌的。捱到周五,男神突然回了消息。先是闲扯了个把钟头,话题渐及私隐;愈滑愈深。最后他直截了当表示想和我上床。我说我还是处女。男神说他可以引领我。我说你先讲清是要一夜情还是炮友还是谈恋爱。男神说他现在不想恋爱。我顺着话头陪他讲了几个荤段子,收起手机。然后惊讶地发觉自己竟很平静。我求得了结果,种种焦灼因此止息,同时感到荒诞和恍然:这谜底叫人失望,但严丝合缝、本该如此。周一我看到男神在线。于是我隐身。过了一会,他头像暗了。我就挂了上线,不料男神的消息立即闪了起来。男神说我以为你被我吓着了,就此消失了呢。我打着哈哈说,怎么可能,我周末和朋友出门玩了,刚回来。男神说倒大霉了,硬盘毁了,论文要挂。我说我认识一家很好的修复站,帮你找找电话。男神说谢谢,看我这么倒霉,出来陪我吃个饭呗。我忽然意识到我于他并非毫无分量和价值(只是这价值实在可笑),因此隐隐有了些笃定,捎带着索然,坠在一片飘飘然里,像云端上坠了个秤砣。过马路时男神牵了我的手,很自然,不扭捏也不油滑;
 
我明知这是通往上床的一个步骤,仍有一列响颤由臂膀贯入全身。我们嘬着酒,初次言及父母家事,谈话沿着套路越发私密亲切,如同蜘蛛沿着它的网有条不紊地爬向网心。他转过头来,直白地说:亲一下。我马上就顺从了,像小孩子顺从举着冰棒棍说“啊——”的医生那样。他的手握过酒杯,又凉又热,覆上我的腿,不紧不慢地摩挲;我讥嘲地想:你早就想这么干了吧。这晚他还说了句古怪的话,“如果能这样持续两年,我们就结婚吧”。我说好啊。他说认真的哦,你答应了哦。我心知他的意思是“我不爱你,但觉得你还不错,挺适合结婚的”,好像比他讨厌我更令人悲伤。后来我们又有过几次亲密接触,每到最后那步我还是拒绝了。这些亲密也都谈不上幸福,倒显得造作虚假。他像是在进行程式化的表演,而且不怎么投入,或是演技太蹩脚,总之他始终抽离于他的角色之外;我则忐忑不安,在两害相权间徘徊不定,饮鸩止渴却无法停止。但我尽可能表现得镇静老练——完全是无意识的,只出于一项动物式的本能:掩盖自己的弱势。男神待我似乎更淡了;我拿不准是不是因为我的拒绝令他不快(如果是,他这不快的方式还真曲晦)。有时从他宿舍出门,他半躺在床上看书,掀一掀眼皮:“那我就不送你了。”白天在食堂偶遇,我还犹豫着该怎么招呼,他已经冲我客气地点了个头。他为人本就固有一种疏离感,这一来我跟油煎着似的。每逢良夜闲谈,听他上下五千年信手拈来,言吐文质兼美,声音沉着又清越,鬓角裁得利落,瞳色浅而晶莹,唇线在接近嘴角的位置有个凹折,显出蓄势待发的性感;我就像老人注视球场上的少年那样感到又快乐又绝望。偶尔坐他自行车后座,壮着胆环他的腰,他笑道你不热啊,我讪讪的,强要做出一脸泰然来,仿佛这事理所应当、惯熟寻常。有一回下暴雨,他买饭回来,满头淌着水,腾出手囫囵抹了把,问我:你要哪份?我取过毛巾替他擦头发,心里像汪着个池塘,泼来荡去却悄无声息。他在毛巾底下动了动:“没事,不用。”这是一种奇特的情形——肉体的亲密程度远远领先于两个人的社会关系。它将我在不期而来的幻想和必然而至的失落之间抛掷。我熬不住了,于是逐渐下了决心。其实也简单,只要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他提上裤子就走,会后悔吗。答案是不会。
 
仔细地想了几遍,是真的不会。七月七日,桑拿天。我俩骑车去江边。坐在堤坝上,他买了两罐哈尔滨啤酒,抡瓶对饮。江面漆黑,浮着惨白的光点和折线,像个诡诞的低像素游戏。码头的起重机一阵一阵轰鸣,隔水听着不很刺耳,是种绵绵延延、温文有礼的噪声。他兴致颇高,讲他家乡每到三月章鱼繁殖季,近海上就升起一片桃花潮。我说我有点事拜托你。他笑道那你怎么感谢我,以身相许?我说好啊,做我男朋友吧。他一怔,说还是算了吧,我们还是做“好”朋友吧。你太单纯了,我会害了你。我捏着啤酒罐子摇摇头:我想过了。他喉咙里一响,似是没成形的言语。目光错开了几瞬,又移回来看了看我:你以前这么对人说过吗。我说没有,你是第一个。他说那我很荣幸啊。但我怕你将来会后悔的。我说如果不赌一把,我现在就会后悔。这话一出,我自己激昂起来,还要往下讲,他吸了口气,抬手虚按了按,说:“闭嘴,闭嘴。”我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手顺势落在我肩上,就吻上来了。我想我的初夜居然交给野战了,也算一项人生成就。不过那天终究没有做。最终破处是在七月二十六日早上。他问我有何感想。我翘着腿,说感想是没感想,真奇怪——并没有什么仪式感,我也没有变成另外一个人,或是跨入新的人生阶段。这么一件疯狂的事情,竟以普通得令人惊异的方式发生了。男神说怎么疯狂了。我说把初夜给一个不爱我的人啊。他说如果我动心了呢。我故作夸张地扑上去问真的假的。他闭上眼,收起笑容,说真的。当然,我其实还是不相信。到今天三年过去了,我终于渐渐相信了。-----------------我对诸位的建议,请始终尝试说服自己,“左不过是涨经验值”。你的努力不是用来交换对方的爱,而是用来获取与对方共处的机会。你得到了体验——这就是报偿;无论结果如何都没啥亏的。我干了,你随意。一般人不会拒绝这个,因为有收益而无损失。所以这样其实赢面很大。但若总抱着要赢的念想,就与我干了你随意背道而驰了。
 
 
有人问赌输了会怎样。并不会怎样。这就像信徒敬奉神明。付出全部代价,只为了伏在他圣殿的台阶上片刻。你已经心满意足、感激涕零。确实卑微,但迷上个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的美妙就在于对自我的消解。你终于撒开手,从执掌自我的责任与焦虑中获释,交出了自己:用以被席卷、被淹没、被烧成灰。而这种关系里面,又只有自我是唯一重要的。神明的意思不重要。无论他是只想打炮,还是考虑过认真发展,都算不了数,后者打完炮也可能变成前者。所以检视你自己就够了:你愿意筚路蓝缕去朝拜神殿,即使永远不可能拥有神明吗?爱情刚开始生发的时候大都包含想象,你爱上一个人,是因为他引发了你的某种遐想。没有人真的是神明,你所谓的神明只是自己的迷思罢了。然而,唯有用你的手触及神像,才是破除这迷思的唯一魔法。
(责任编辑:追呢网)
顶一下
(2)
50%
踩一下
(2)
50%
------分隔线----------------------------
推荐内容